法定货币的缺陷可能会让比特币持续复苏

上周末,我的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了一篇《经济学人》文章,文章题为《比特币的缺陷使其不太可能持久复苏》。读这篇文章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2013年至2014年冬天,MtGox关闭后,我在英国广播公司(BBC)与《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的一名记者进行了辩论。当时,比特币的使用范围要小得多,但正如我所预测的那样,比特币在投机和支付方面仍在继续增长,而那名记者对此表示怀疑。当时和现在一样,我不同意《经济学人》的观点,我认为比特币“持久复苏”的可能性更大,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法定货币的缺陷。

比特币刺痛了许多人的信念泡沫,也就是说,加密货币和其他货币一样具有强大的网络效应,只有少数几种能够在“寒武纪大爆炸”时期幸存下来。加密货币生态系统是一个新兴的、瞬息万变的生态系统,因此,分析人员必须谨慎对待得出的结论和使用的度量标准。从很多方面来看,比特币都是领先的加密货币,但不能保证它能一直保持这种地位。我同意《经济学人》的观点,在公共领域有许多不成熟或完全欺诈的加密货币相关想法和项目。就像在任何一波创新浪潮中一样,买家应该小心,监管机构应该确保产品和服务不会被用于邪恶的目的。

然而,归根结底,金钱是一种人类构造,是一种信仰体系,正如尤瓦尔•哈拉里(Yuval Harari)在他的著作《智人》(Sapiens)中所写的那样,它“要求我们相信其他人来相信某些事情”。比特币的分散化架构与集中式的法定货币制度截然不同。因此,要警惕那些只专注于当前信仰的“专家”,包括许多经济学家和银行家,因为他们的观点往往是宗教性的,并不客观。在Seal Team Six创始人理查德•马尔辛科(Richard Marcinko)的词汇中,“专家”指的是军方那些毫无疑问、唯命是从的“铅笔老二”, 我们必须怀疑专家们是否正在用错误的战术和战略进行一场不必要的战争。

根据《经济学人》引用的数据,去年比特币的年交易量超过了PayPal,因此比特币作为一种支付方式的效用是毋庸置疑的。我们一定能从中吸取教训。随着特朗普(DonaldTrump)试图推高全球储备货币,持有私人货币和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另类资产是有充分理由的。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总统试图让美元升值,只会延续前几届政府的政策。用经济学家斯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的话来说,美联储已经变成了一个“连环吹泡泡者”,吹泡泡侵蚀了人们对法定货币体系的信心,而且还没有结束的迹象。为什么不欢迎一种有助于投资组合多样化的新资产类别呢?

比特币的价格在很大程度上是法定货币吹起泡沫的晴雨表,是衡量金融不满和不确定性的指标。如果没有主要央行在2009年初比特币推出的同时开始大规模、史无前例的干预,比特币的价格几定不会升值得这么快,也不会如此的波动。从主流媒体经常发表的尖刻批评,或者来自学术界象牙塔和华尔街光彩夺目办公室的尖刻批评来看,比特币也正在刺破经济学和金融领域的许多信仰泡沫,包括围绕《经济学人》的一个信仰泡沫。由于某种原因,沃尔特·白芝浩(Walter Bagehot )的追随者们发现很难将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视为先知,但是白芝浩和中本聪的教导是互补的。

对于《经济学人》上的这篇文章,我的回应是:我们以前也遇到过这种情况:与加密货币采用周期的最后一个低谷一样,比特币作为一种难以膨胀的资产类别和一种数字支付手段,其基本价值主张依然成立。在主要法定货币变得更加难以随意印制、电子交易变得同样容易之前,比特币和许多其他加密货币将继续繁荣。


来源:区块网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