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磊:比特币的诞生、监管和归宿

从2009年1月4日第一个比特币诞生至今,已经有十年时间了。比特币诞生之初,实际上就被中国市场所关注,由于中国互联网领域跟国际市场同步性强,接轨的程度非常高,基于密码学的比特币,受到中国诸多极客关注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但比特币开始拥有一定的价格,成为极客持有和炒作的对象,实际上是从2010年才开始的。

比特币最知名的一次价格呈现,是在2010年5月22日,有位感到饥饿的程序员Laszlo Hanyecz在美国用10000个比特币买了总价值25美元的2个“棒约翰”披萨,以证明特币是一种有价格,且可以兑换成实物的价值资产。

按照目前一个比特币7000美元算,这一万个比特币相当于7000万美元,而距离Laszlo Hanyecz这次购买计划,也不过10年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你在十年前投资了25美元的比特币,现在的市值将超过7000万美元,峰值时高达2亿美元。

对于这样个疯狂的东西,中国市场的态度需要用历史性的眼光来看待。要说到中国对比特币市场的监管,还要从2013年说起。

2013年初,比特币价格超过了10美元/枚,到了年末,其价格已经飙升到了1000美元上方,足足涨了100倍,这一年中国出现了多家比特币交易所,社会影响扩大。政府开始担忧,这种虚拟货币的炒作,是否会影响到中国的金融系统,以及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到了2013年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出台了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文件,这个文件里,要求所有金融机构,包括银行、第三方支付、保险、信托等等,不能为比特币交易提供任何金融服务,也不能以比特币为标的,创造任何金融形态的产品。

同时,承认比特币为一种虚拟商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但比特币交易作为一种互联网上的商品买卖行为,普通民众在自担风险的前提下拥有参与的自由。

到了2017年,区块链技术在全球的讨论开始扩大,全球市场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追捧有增无减,诸多类似于比特币一样,发行虚拟货币的项目开始出现,同时中国市场诸多“网贷”项目“暴雷”,这使得中国市场对发行虚拟币的行为变得十分警惕。

到了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监管文件,一方面要求停止任何形式的“发币”行为,另一方面要求国内所有的虚拟货币交易所停止运营,除了少数交易所延期关闭之外,几乎所有为虚拟货币提供交易的场所很快就停止了运营。

就在中国全面禁止虚拟货币网上集中交易一个月后,芝加哥期权交易所(CBOE)和芝加哥商品交易所(CME)陆续宣布将在2017年末推出比特币期货。美国上线比特币期货的消息一度刺激比特币价格从5000美元飙升到了20000美元,而比特币期货正式推出之后,其价格开始一路下跌,最低跌到了2018年末的接近3000美元。

到了今年的10月份,政治局集体学习了区块链相关的技术,并且指出了中国要在这一领域成为世界性的领跑者。由于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基本都是基于区块链概念,诸多区块链项目和虚拟币项目开始借机招揽客户。

从政府层面来说,最担心的就是将区块链技术的发展,变成新一轮炒作虚拟币的盛宴,于是政府开始从舆论、监管等多个方面矫正市场预期。而后,一度冲上10000美元的比特币价格,迅速回落到了不足7000美元,跌去了超过30%。

看到这里,很多人可能会有点茫然,中国到底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区块链,比特币在中国到底算个什么东西,新一轮监管能否遏制民众对虚拟币的炒作等等问题,摆在了市场面前。

关于中国监管的问题,我个人觉得至少在比特币这个单一品种上,是存在很大的挑战的。非常现实的一个情况是,中国没有相关的替代品可以选择,比如中国也曾严厉打击非法期货,之所以能起到很好的效果,主要是中国本身拥有比较健全的期货品种,市场有足够的替代性选择。

再比如中国也能够将“网贷”行业的风险逐步出清,那是因为民众还有更多的银行理财及各种形式的定期存款可以选择。但是,关于比特币,中国市场几乎没有替代选择,而纵观国际市场,日本和美国市场都有合法的替代交易品种,美国有比特币期货,日本有严格监管下的比特币交易平台

如果中国市场只注重“堵”,而不关心“疏”的问题,恐怕效果不会太明显,因为比特币的国际属性已经非常强烈,全球85%以上的国家都已经出现了比特币的持有者,报价系统和交易产品在国际市场日趋成熟,如果中国从官方层面,无法提供一个关于类似CME或Bakkt一样的比特币合法交易标的,那么国内有这种需求的投资者,将会转入地下,使得更加难以监测,政策面只能抑制需求范围的扩大,而无法有效禁止这种需求。

另外,比特币目前的日均交易额超过500亿人民币,中国交易者至少贡献了其中30%(看看针对中国用户的几大国际交易所数据就知道了),也就是说中国投资者每天花在比特币上的交易额,至少是150亿人民币,由于比特币的交易是全年无休,那么一年下来,至少就是55000亿人民币的交易额,就算按照千分之一来收取手续费,一年的手续费收入也将达到55亿人民币。

关于手续费收入问题,我这已经是非常保守的估计了。按照针对中国用户的三大交易所已经公布的数据,火币、币安、OKex去年的手续费收入分别为5亿美元、5至10亿美元、8至16亿美元,按各自最低的对外公开数据来算,仅这三家针对中国用户的交易所,去年的手续费收入就已经达到1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超过125亿元。

这些交易所给国内是不会缴纳任何税收的。这还是在去年比特币大熊市(2018年比特币价格从1.5万美元跌到了3200美元)里面创造出来的,也是在中国完全把这些交易所赶出中国市场之后所创造出来的。对比来看,2018年由数千只股票支撑的中国证券行业的净利润不过514亿元,国家的证券交易印花税收入也不过977亿元。

看到这里,很多人会觉得我是在为比特币的炒作和生存空间说好话,对于中国来说,比特币有什么用呢?禁止比特币交易最多是损失一点税收,但隔离了更多的金融风险,这难道不好吗?

这就要谈到一个问题,区块链技术到底对未来有什么意义的问题,为什么比特币这种基于区块链的应用,能够炒作了十年,还依然具有如此之强的生命力呢?如果不深入的研究这些问题,恐怕自负的我们,就无法知道未来世界的样子。

我这里跟大家讲点“炒作”的历史。

人类社会的发展,需要很多机制,但其中最重要的一种机制,叫做激励机制。从人类浩瀚的历史当中,我们不难看出,那些非常成功的国家,同时一定是创造了更加先进的激励机制的国家。

比如改变人类命运的“股份制公司”这一社会激励机制,曾经缔造了第一个海洋帝国。被认为是人类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股份制公司的荷兰东印度公司,在1637年达到顶峰的时候,市值一度达到相当于现在的7.2万亿美元,比目前世界上最大市值的公司苹果要大接近七倍。

而“股份制”公司一旦在地球上创造出来,对“股票”的炒作就开始根植于人类基因。

1711年,英国南海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到了1719年,南海公司的股价从年初的128英镑涨到了七月份的超过1000英镑,炒作者包括半数以上的议员,就连国王也禁不住诱惑,认购了价值10万英镑的股票。当然,南海股价最终破裂,从超过1000英镑跌到了100英镑附近。这就是著名的“南海泡沫”。

由于艾萨克牛顿也参与了南海公司股价的炒作,最后亏得比较惨,所以留下了一句名言, “我能算准天体的运行,却无法预测人类的疯狂”(I cancalculate the motions of heavenly bodies, but not the madness of people)。

南海泡沫虽然破裂,但股份制公司在英国的崛起,给英国的殖民扩张和工业革命带来了巨大的力量。而后法国也开始迅速学习,在1716年采取了跟英国类似的方式,给予“密西西比”公司出售股票的权利,到1719年年中,密西西比公司的股价连续上升了13个月,股票价格从500里弗尔涨到一万多里弗尔,涨幅超过了20倍。但密西西比公司的股价,最终在1721年破裂,最后跌回到了500里弗尔。史称密西西比泡沫。

到了19世纪,美国开始崛起,橡胶公司股价泡沫、铁路公司股价泡沫等层出不穷。再到了20世纪,美国在60年代爆发了制造业股价泡沫,包括IBM和德州仪器等,一年内可以把市盈率炒到80倍以上,但一年后又跌回到二三十倍;到了20世纪90年代,美国又爆发了高科技股价泡沫。

所以我们不难看出,一个国家的崛起,伴随着的,一定是一种新的激励机制的诞生,或者说对某种激励机制的高度运用和难以避免的炒作。

荷兰的崛起,伴随的是荷兰东印度公司股票的繁荣,以及世界第一个股票交易所在阿姆斯特丹的诞生;英国法国的殖民扩张和工业革命,伴随的是南海股价泡沫和密西西比等股份公司的股价泡沫,以及而后的股份制公司发展。美国成为世界霸主至今,伴随的依然是一次又一次的股价泡沫。

关于中国股价泡沫的例子我就不举了,也是比较多的。那么另一个问题来了,除了“股份制”公司,难道人类经济的发展,就没有其他的激励机制了吗?

区块链或许能给出一个不一样的答案。

股份制公司之所以有着强大的激励机制,是因为在过去三百多年的时间里,人类主要解决的是生产问题,这就需要一种强大的刺激生产的制度,股份制公司使得资本和职业者相结合,同时又有国家法律作为保证(君主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使得占有股份的人,能够不断的获得利益,股份这种形式成为市场不可挑战的共识,调动了整个市场在投入资源方面的所有潜能。

反过来说,假设你拥有的股份,随时都可能会被暴力剥夺,谁还会愿意投入呢,谁还会拼命的去冒险创新呢?所以股份制所刺激出来的创造力,使得人类停滞了几千年的经济总量,开始直线拉升,很多人认为这是工业革命的功劳,但工业革命本身并没有脱离股份公司这个实施主体。

但人类经济发展至今,其需求已经在发生变化,人类对物质的需求虽然依然非常旺盛,但对分配制度,以及新的,打破国家界限的某种激励机制,存在更大的需求。股份制公司依然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但股份制公司背后是国家,是一个特定的,甚至是排他的法律体系,如果失去某个特定的法律体系的保证,股票将失去财富属性,激励机制也将是无效的。

区块链将股份制的逻辑,更进一步的推升,区块链可以让权益的标的物,超越特定国家的限制,也就是说不需要任何国家法律的保护,就可以实现转移和买卖,并建立无争议的共识体系。比如像比特币这样的区块链权益标的物,已经拥有了全球性共识,同时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激励效果,价格“泡沫”正类似于股份制诞生后的各类股价泡沫一样,预示着一个新的激励机制到来。

可以这么说,我们现在所理解的区块链,仅仅是一项技术,所以在考虑其发展和用途层面,还是非常狭窄的。这就如同东印度公司、南海公司、密西西比公司一样,当时的用途,仅仅是为了政府和国王解决债务问题和分配殖民抢劫来的财富,并没有想到股份制后来在人类发展史当中所发挥的作用。

对于比特币的交易,我可以做个预测,未来某一天,中国市场一定会重新考虑建立合法交易市场的问题,因为比特币是区块链这种历史性激励机制,所溢出来的第一个,也是很重要的一个资源,并非是浑水猛兽,恰恰是对新机制和新技术的一种激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开始发行股票的时候,很多人是极力反对的,但发展至今,我们都开始交易指数了,现在很多人会用长篇大论来告诉你,交易指数的好处是什么。除了指数,我们还在交易外汇,把一种货币换成另一种货币,就这样换来换去,有什么意义呢?另外,我们还在交易一种东西,叫“期权”,这是一种买卖的权利,我们在交易一种在未来某个时间,以某种价格买入或卖出某个标的的权利,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我们无法从新的机制和技术里寻找到新的意义的时候,就会把新的机制和技术,用来巩固原有的利益格局,使其失去改造生产力和升级生产关系的能力。

美国已经在两个世纪里面,“拥有”了最伟大的泡沫,使其诞生出来了至今没有国家可以超越的军事、能源等系统,以及IBM、谷歌、微软等公司,我更希望在新的世纪里,有一些伟大的“泡沫”能诞生于中国。


来源:肖磊看市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分享:

支付宝

微信